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图片
新华网 > > 安徽频道 > > 正文

嗑瓜子

2020年12月31日 10:40:44 来源: 新华网

???

????芜湖人,个个会嗑瓜子,一嗑两半,中间是仁,黑白分明,仁和壳均无破损。外地人都知道芜湖有个傻子瓜子。改革开放之初,官方曾将傻子瓜子作为城市名片对外宣介。但,了解芜湖的人知道,是芜湖这座爱嗑瓜子的城市成就了傻子瓜子,而不是相反。

????儿时就读的芜湖反修路小学门口,常年有两个摊位,一个卖螺丝,一枚家用瓷汤匙,堆起来,2分钱;另一个卖葵花籽,满满一瓷酒盅,1分钱。放学时,一人来一小杯葵花籽,三俩同伴说说笑笑,嗑嗑闹闹,就到家了,余香满口。一姚姓同学颇有心机,总在自己那份吃完了时,突然说,呸呸呸,吃到一个坏的,快,再给我两个,过过嘴。

????儿时记忆中的春节,瓜子是各家必备的大宗零食。年初一,桌上要摆盘,标配有方片糕、酥糖、花生米、瓜子等。其中,最受欢迎的是瓜子,而且是西瓜子。西瓜子分椒盐、奶油两种,因为过年东西吃多了败味,口味偏重的椒盐西瓜子,消耗量最大。清楚记得,一年三十下午,一次从土产公司用麻袋背回了11斤椒盐西瓜子。

????进入省城合肥学习、工作后,发现不少人不会嗑西瓜子,很是不解。多次遇到现场取经,耐心示范,一遍不行,再来一遍,可求教者还是徒劳无功,嗑出来的瓜子,破碎得惨不忍睹。嗑瓜子第一讲究舌尖和牙齿的配合,第二讲究用巧劲而非蛮力,尤其槽牙初嗑的力道,不能太大、太猛,严格说,是压碎,不是咬碎。这些操作程序,说来简单,学成不易,证明凡技艺,均非一日之功。

????然而,就是合肥这座安徽最大的移民城市,竟在不经意间,冒出几个大的瓜子公司,开始是小刘,后来是洽洽和真心。因为这几大家江湖地位显赫,三炒两炒,合肥竟成了炒货之都。一次陪美国哥伦布市代表团参观洽洽,一位胖胖的白人妇女,西瓜子竟嗑得很在行。洽洽的人说,他们产品已经打进欧美市场,老外也爱上了嗑瓜子呢。

????如今,芜湖傻子瓜子还在,但江湖名声已然零落。合肥的小刘瓜子也逐渐消隐,惟洽洽和真心还在。尤其洽洽,产品不断创新,先是炒改煮,后是小包装,再到品相不俗的葵珍,生意越做越红火。虽经营范围不断扩展,炒货仍是主业,尤其瓜子销售,渗透到包括广大农村在内所有网点,几乎成为中国瓜子的代名词。芜湖基因,钟情的还是西瓜子,洽洽系列中,最吃不厌的,是黄色包装的椒盐味小而香。

????合肥作为炒货之都,还表现在街头炒货店颇有规模。蒙城路桥头的一家夫妻店,炒货味道正宗,价格不贵,一斤椒盐味西瓜子12元,比品牌瓜子便宜很多。经常一买两斤,晚上看电视时享用。喜欢吃瓜子的都有体会,但凡尊口一开,不吃到山穷水尽,或者被强行夺走,自我很难有住嘴的定力。瓜子的魔力,由此可见一斑。

????小小瓜子,融于市井生活,天然具烟火气。一有闲心,二有闲趣,三俩好友聚在一起,一边谈天说地,一边噼噼啪啪地嗑着瓜子,感觉成了一家人。瓜子还可以佐酒,关键这东西不贵,很多饭店免费提供,两相成全,主客皆欢。又据说,马王堆发掘时就发现有瓜子,说明不仅市井普及,连古代贵族,面对这烟火气十足的小小美味,也难免凡心一动,反向入流了。(空山)

[责任编辑: 吴万蓉 ]
敬请关注“新华网”微信公众号
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7112693108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