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闻 人事 政情 本网 旅游 图片
新华网 > > 安徽频道 > > 正文

如何让乡村医生“下得去、留得住”?

2021年05月07日 08:14:36 来源: 安徽日报

????签约乡村家庭

????当好农民健康“守护人”

????近日,在六安市椿树镇祝墩村卫生室外,排着长长的队伍,该村700多名签订家庭医生服务协议的老人陆续来到这里体检。村医丰友平和来自椿树镇卫生院的同事们忙着为这些老人量血压、测血糖……

????临近中午,老人们逐渐散去,丰友平又推出小电瓶车,背上了健康一体机。“还有一位老人身体不方便,来不了体检现场,趁着中午空闲,我上门给他把体检做了。”丰友平说。

????祝墩村吴大郢组村民孙玉田的妻子因为糖尿病导致眼盲,老夫妻俩都行动不便,上门服务成了丰友平的日常工作。在老人家的客厅里,丰友平为他们测量了血压、血糖,并反复叮嘱饮食上的禁忌、按时服药。

????“我今年55岁,当了30多年村医,村里就我一个医生,全村700多名老人都是我这个‘家庭医生’的服务对象。乡村医生是农村基层医疗体系的基石,默默守护一村群众的健康是我们的责任。”丰友平说。

????“强基层、保基本、建机制”是我国医改的要求,而家庭医生签约工作则是其中的重要一环,金安区今年家庭医生总签约人数27万余人。

????“家庭医生服务采用‘1+1+1’团队服务模式,由区级专家组、卫生院指导组和村卫生室人员共同为签约家庭服务,而乡村医生在日常工作中起着主导作用。”椿树镇卫生院院长汪志海说。

????金安区卫健委基层卫生健康股股长翁健告诉记者,今年该区进一步创新家庭医生签约举措,为签约人群提供更多个性化服务。该区为家庭医生签约人群开通绿色通道,在区内公立医院就诊可免除普通门诊挂号费用;对签约的五保老人,规定在基层医疗机构门诊治疗报销比例不低于90%;优先对已签约的50周岁以上男性免费分批实施前列腺(早癌)健康筛查。

????建立健全机制

????夯实村级卫生队伍

????“过去,乡村医生没有稳定的收入,拖欠工资的事情时有发生,村医只能靠卖药增加收入。”翁健告诉记者。前几年,随着基层医改不断深化,药品零差率销售制度规范实施,加之工作任务繁重,村医流失严重。

????“前些年,我们区流失了300多名乡村医生,个别村甚至出现没有村医的尴尬情况。”翁健说。

????从2017年开始,金安区开始在原有“五统一、两独立”的模式基础上,创新实施了“四制”管理,即全员聘用制、基本工资制、养老保险制、绩效考核制,后来又增加了培养培训制和建设标准制,形成了“六制”制度。“通过这‘六制’,我们提高了乡村医生的待遇和保障。从今年开始,金安区除了按月发放乡村医生基本工资之外,还出台了‘月发放、季考核、年决算’的办法,将公共卫生等经费通过绩效考核机制进行核算,由区卫健委按月直接打卡发放至乡村医生。如此算来,目前乡村医生平均月收入6000元左右,有些工作任务重、业务好的乡村医生月收入甚至能过万。”翁健说。

????此外,金安区为了进一步夯实村级卫生队伍建设,提升乡村医生队伍素质和服务能力,还出台了《金安区乡村医生定期考核管理办法》,成立考核委员会,对乡村医生业务水平、职业道德两方面实施考核,对连续两年考核不合格的村医,取消其村医资格。在完善乡村医生考核办法后,金安区进一步制定了《关于做好乡村医生准入管理工作的通知》,规定新聘用乡村医生需要35周岁以下,具备医学大专学历或者中专学历,取得执业助理以上资格。

????通过4年的探索实践,金安区的乡村医生队伍重新焕发出活力,目前在岗村医有571名,拥有大专及以上学历者达100人。通过严格管理,乡村医生队伍有力地促进了农村基本医疗、公共卫生、家庭医生签约等工作的开展,并在去年疫情防控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????消除后顾之忧

????提升村医服务能力

????今年25岁的金俊雅是翁墩乡翁墩村的一名村医,也是金安区最年轻的乡村医生之一。

????“和我一起从皖西卫生职业学院毕业的同学,有不少都在从事医疗工作。不过选择当乡村医生的只有我一个。工作两年来,我和村民们关系越处越融洽,不少老爷爷、老奶奶都把我当孙女看,看到他们健健康康,我也能感受到当一名医生的快乐。”金俊雅告诉记者。

????尽管金安区乡村医生的待遇有了提高,与在市、区医院的同学相比差距也不大,但面对未来,金俊雅依然有些迷茫:“在村里工作,最大的困扰还是职业提升的机会少,进一步学习深造的机会少,将来发展的空间肯定不能与在大医院工作的同龄人相比。乡村医生没有编制、没有完善的五险一金,这也让我有些不安心。”

????金俊雅的担忧,在基层卫生院工作了快40年的城北乡卫生院院长张枝江同样感触很深。

????乡村医生由乡镇卫生院统一管理,城北乡辖区内共有14个村28名乡村医生,这些乡村医生需要配合卫生院管理全乡近4万人的健康。28人中,45岁以上的村医就有26名,年龄最大的70岁,乡村医生的断代时常令张枝江头疼。

????“新来的乡村医生都必须是执业医师或者执业助理,这本来就是在市场上很紧俏的人才,年轻医生在基层干两年后发现没有奔头,被挖到大城市或者发达地区的情况很常见。”张枝江告诉记者。

????“这些年我们也在积极探索,避免乡村医生后继无人。”翁健说。2020年开始,金安区积极落实乡村医疗卫生服务能力提升“百千万”工程,每年选派100名村医参加中医药适宜技术、慢病管理等培训,最终达到每个村卫生室拥有1名合格村医,并具备20种常见疾病诊疗能力,开展4类以上中医药适宜技术服务的标准。

????金安区去年定向培养了22名村医,今年计划培养不低于20名村医。这些学生由各村、各乡镇选送,进入六安本地的职业院校按照全科医生要求予以培养,由区政府每年发放10700元的学费、生活费等费用,3年后学成回家乡,作为乡村医生至少服务6年。

????“像城北乡就选派了6人参加培养行动。明后年这些年轻医生毕业后,可望缓解乡村医生老龄化问题,为基层医疗注入新鲜血液。我们希望通过这些新政策,能够让乡村医生的水平稳步提高,从而为基层群众提供更好的医疗卫生服务,让群众和乡村医生都有更强的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。”翁健告诉记者。(记者 张大鹏 袁野)

????

[责任编辑: 钟红霞 ]
敬请关注“新华网”微信公众号
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71127415221